小草app下载导航在线观看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 离奇琼山。

白净可人孟洁外拍写真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

离奇琼山。

当东方第一缕霞光投向琼山仙境的时候,桃花和虹裳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师父紫晶娘娘的宫内,踏着轻轻的步伐,小心谨慎的将窗户一一挑起,然后推开门,飘入堂内。

但眼前的情景令两位姑娘大吃一惊。只见师父紫晶宫主的榻前直直的跪着一位白衣少年。少年面容极是憔悴,苍白而伤感,俊目泪眼朦胧,注视着师父的床榻一动不动。

桃花和虹裳对望了一眼,目光中闪烁着讶异,看着少年的装束,二人马上想起姐妹们传言说琼山来了位不速之客,而且是个少年,想来就是他了。不过为何着大清早的跪在师父床前,莫非他······

二人迅速将目光看向师父紫晶宫主的床榻之上,这一看实是惊讶非常,师父的床上空空如也,没了她老人家的身影。

一丝慌乱顿时袭上心头,桃花抢先一步上前问道:“敢问少侠,我们师父呢!?声音又急又怒。

柳牵浪胸中此时狂涛奔涌,口中阵阵甜涩,头脑发胀。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,只是那声音如袅袅,绵绵飘飘,又如幻境梦魇,辨不清到底说些什么。本能的想转过身来,然而哇的一声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随即人也就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,不省人事。

见状,两位姑娘更加焦急,奔出紫晶宫外大喊:“花儿姐,好儿姐······快来人呀!快来人呀······”呼喊之声在静静的琼山山峰间回环传荡,充满惊恐与焦急。

此时,花儿等众姑娘因昨晚贪玩,睡得晚些,刚刚起床。邀齐了好儿,月儿,圆儿和其他的姐妹,梳洗完毕。来到展玉房想邀柳牵浪一起去向师父请安,发现人不在,以为先去了,便领着众姐妹向紫晶宫走来。

远远就看到雾气朦胧的宫外聚了好多人,各个很紧张的样子,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,心中猛然一震,立刻御飞桃花儿,瞬间来到近前。

众姑娘见花儿姑娘来了,纷纷左右闪开,看了看桃花儿和虹裳苍白的面容,花儿匆匆几步来到堂内。看到昏倒的柳牵浪和师父空空的床榻,也十分诧异。抬头扫视了一眼众姐妹,目光落在桃花和虹裳的脸上,压抑着惊诧问道:“二位妹妹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try{d1('gad2');} catch(ex){}